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目前位置:首頁/學生討論區

交流園地/國文科交流館/ 隸書
隸書
作者: 李聖期
發表時間: 2017/05/01
代秦而興,文化隨之變化,其中之一的就是隸書取代小篆成為主要盛行的書體,成為漢代文化的標誌之一,書法界更有「漢隸唐楷」之說。

隸書字體莊重,結構為略顯寬扁的長方形,橫畫長而直畫短,書寫方法講究「蠶頭雁尾」、「一波三折」。

「隸書」之名,最早見於漢人撰著中。《漢書‧藝文志》說:「是(秦)時,始造隸書矣。起於官獄多事,茍趨省易,施之於徒隸也。」徒隸,就是獄吏。

東漢文字學家許慎的《說文解字》也說:「是時,秦燒滅經書,滌除舊典,大發隸卒,興役戍,官獄職務繁,初有隸書,以趣約易,古文由此絕矣。」這裡是說,隸書起源於秦朝,當時主要在獄吏中使用。由於篆書太繁,不易於快速書寫,而獄訟案件繁忙,獄吏書寫太慢應付不過來,這樣就將篆書加以簡化,成為便於書寫的隸書。

也有說法稱,隸書是秦始皇時期獄吏程邈以小篆為藍本創製。因程邈的身份是監獄中辦事的「徒隸」,人們就將他所創書體稱作「隸書」。如後魏江式《論書表》寫道,「隸者,始皇時衙吏下邽人邈(程邈),附於小篆所作也,世人以邈徒隸,即謂之為隸書。」

由此可見,隸書是秦朝徒隸處理獄訟之事所用書體,為的是輔佐篆書的不足,這種書體又稱為「左書」、「佐隸」。而漢初隸書還保留篆書結體或用筆法度,習稱「古隸」。

漢隸的成熟

漢隸資料多見於簡帛、豐碑、摩崖和器物等。漢代早期的隸書,還未脫離篆意,基本上承襲了秦代古隸風格。從書寫情況來看,漢隸在西漢中期以後,特別是在西漢昭帝、宣帝時期開始成熟,這在河西漢簡中可以看出來。到了元帝、成帝時期,隸書書寫硬折漸多,盡改篆書圓轉筆法,波磔向兩邊舒展開張,充分展現毛筆提按所表現出的頓挫變化。


漢朝未央宮東閣瓦硯之一,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這個期間,隸書外形漸趨扁平規整,除保存秦隸中已有的波磔筆法外,在殘存篆文漸次解構隸化後,字形左撇右捺向兩側開張,狀如宮殿飛簷,外形左右相背如八字,被稱為「分隸」或「八分書」。也就是說,早期以縱勢為主的古隸已經轉變為偏於八分的橫勢。這種字體的成型,是漢隸成熟的標誌,從此,隸書書寫變得日益熟練。

因此,有學者認為漢隸經過古隸、漢隸和八分三個階段。漢隸大致在漢武帝中晚期形成,至漢宣帝時期成熟,這可以五鳳元年簡和定縣漢簡為實物佐證;八分書法在漢成帝時期形成,至西漢末年已相當成熟,這可以尹灣名謁木牘為實物佐證。


定縣漢簡(公有領域)
東漢時分隸技法已臻純熟,刻碑紀事風氣盛行,書刻皆極精妙;摩崖則必須順著山壁凹凸起伏就字佈勢,字體常縱橫旁肆,奇趣百出。碑刻與摩崖統稱「漢碑」,為傳統隸書的代表。

學界有人認為,漢代雖然盛行八分隸書,但漢人並未稱有波磔的隸書為「八分」。兩漢時代,雖行八分之實,終無八分之名。

關於八分的意義,歷來眾說紛紜,包世臣《藝舟雙楫》解釋說:「八、背也;言其勢左右分布,相背然也。」八分書的特點,在於其改變了篆書筆畫之起訖無端,粗細均一的作風,而保留並確定書寫時,筆劃自然起迄的痕跡。尤其對於筆鋒揮出一點,使其成為書體中主要成份,且成為八分中最大的特點,這便是所謂波磔。



早期的隸書

文化的改變並不是突如其來的,作為漢代文化因素之一的隸書,也不是突然出現的,早在戰國或更早時期已經有所孕育,這對朝代更迭時期的文化變化成為鋪墊。如《侯馬盟書》即可看出隸書書寫筆法的發端,篆書筆形的圓轉逐漸變為方折,在粗細變化幅度上開始加大,字形結構也有所省併、簡化和連貫。


侯馬盟書,現藏山西博物院。(公有領域)
侯馬盟書是1965年~1966年出土於中國山西省侯馬市秦村的玉片文物,共有5,000餘片。該玉片上文字刊載著春秋戰國時代各諸侯國或卿大夫之間的訂盟誓約,這些訂盟的言辭稱作「盟書」或「載書」。這些玉片上書寫的文字當屬於春秋晉國的官方文字,出現約在公元前550年,是中國現今考古發現的最早毛筆字。

秦統一六國後,始皇帝為了鞏固大一統皇權,制定許多統一的政治、軍事、財政等方面的名物制度,廢除分封制,推行郡縣制,頒布一系列政令等。

戰國時期各國「言語異聲,文字異形」,這對秦始皇政令的通行與文化交流構成阻礙,秦始皇接受丞相李斯的建議,實行「車同軌、書同文」,「罷其不與秦文合者」,並進一步對秦國文字進行整理規範,形成小篆字體,下令全國通行。

當時為了保證字體的一致性,丞相李斯、中車府令趙高與太史令胡毋敬三人分別寫成《倉頡篇》、《爰歷篇》和《博學篇》3篇標準體字書,作為識字教材。

漢代小學興起,比過去更加重視文字使用。這裡的小學,不是指今天的教育機構。小學是研究古漢語語言、文字的學科,包括音韻學(釋音)、文字學(釋形)、訓詁學(釋義)等分支,傳統上是經學的一科。

經過秦隸、西漢初期的古隸,再經過西漢一百三十年左右的傳習,隸書幾經簡化、美化,在西漢昭、宣兩帝之間趨於成熟。傳世的書蹟有《魯孝王刻石》、《三老諱字忌日刻石》、《開通褒斜道刻石》、《祀三公山碑》、以及長沙馬王堆3號墓出土的《帛書老子乙本》,山東臨沂銀雀山西漢墓出土的《孫臏兵法》等。


魯孝王刻石(公有領域)
漢代早期墓葬中出土的簡帛上所寫文字幾乎都是隸書,這說明西漢之初,隸書已經是普遍應用的字體。

有學者認為,隸書在秦漢時期已經成為生活用字的主流書體,篆書使用已不普遍,就連皇帝詔書、法律文書等都以隸書書寫。如中國古文字學專家裘錫圭在《文字學概要》一書中說:「在秦代,隸書實際上已經動搖了小篆的統治地位。到了西漢,距離秦王朝用小篆統一全國文字並沒有多久,隸書就正式取代小篆,成了主要的字體。」

早期隸書與篆書相融共生,但秦代古隸從字體結構到書寫方式都與當時的篆書正體拉開一定距離。這些字的書寫由線條逐漸轉變為筆畫,描摹物像輪廓的仿形線條由粗細不同的筆形代替,篆書筆形的勻稱消失了,篆書費事的圓轉長線被分割成短線,篆書圓的轉筆變為平直的折線,這大大降低了書寫難度。隸書字體結構也發生了明顯變化:篆書書寫以縱向為主,字形整體為長形;隸書書寫以橫向見長,字形寬扁。

漢隸風格及代表作

西漢距離秦代不遠,文物制度多承襲秦制,政事力求苟簡,這同時也影響到書體筆畫。早期漢隸簡率樸實,少有變化,卻頗具莊嚴遒健的氣象。此類隸碑書法風格,以西漢的五鳳二年魯孝王刻石、麃孝禹刻石、萊子侯刻石等為代表作。

漢代大力拓展交通,當一工程完成後,除了將工程結果呈報上級外,亦將工程所動員人力、物力及願望等,在工地山崖峭壁上摩刻文字。山崖石壁體量巨大,表面粗糙,要大型字體方可摩刻,大型字體的筆畫自然健壯,也顯得整個文字氣象雄偉,遒健峻逸。此類摩崖文字,以東漢的開通褒斜道刻石、司隸校尉楊孟石門頌、武都太守李翕西狹頌、司隸校尉楊淮表記、李翕郙閣頌刻石為代表作。


開通褒斜道刻石拓本(公有領域)
東漢明、章二帝時期,隸書水準已經很高,書法風格開始出現多樣化,草書、行書、正書亦在此時期奠基。可以說中國書法各類書體此時已經完備。書法技法也出現提、頓、轉、折、鉤等筆法。

東漢桓帝、靈帝兩朝四十多年間,隸書技巧已達登峰造極。既有典重莊嚴的一面,亦不失其遒美生動的風姿。此類隸碑,以乙瑛碑、禮器碑、史晨碑、西嶽華山碑、熹平石經、韓仁銘、尹宙碑等為代表作。


乙瑛碑(公有領域)
一般隸碑文字,大多以渾樸典雅為尚,但亦有少數屬於透逸溫潤一類,而又特別強調左撇右捺的伸張與彈性的發揮,在隸書中獨樹一幟,其影響力亦甚深遠,且頗為一般習隸碑者所愛好。此類碑刻,以泰山都尉孔宙碑,郃陽令曹全碑為代表作。